蚊子叮咬和花絮会传播新的冠状病毒吗?


蚊子叮咬和花絮会传播新的冠状病毒吗?

4月10日15时,中国驻韩国大使邢海明邀请钟南山院士与韩国防疫专家李仲秋教授在线交流。蚊子叮咬和柳絮会传播病毒吗?蚊虫叮咬和花絮会导致夏季新冠状病毒的传播吗?钟南山说,据我所知,我从未听说过昆虫感染冠状病毒,所以蚊虫叮咬应该不是问题。现在除非是非常严重的疫区,否则柳絮可能大量通过病人的咳嗽液滴,这可能会造成一些污染。但由于现在不存在疫区,我认为它不是重要的传染源。新的冠状病毒肺炎传播途径目前是基于新的冠状病毒通过人呼吸道液滴和液滴接触传播的证据。水滴传播的风险是指与一米之内有咳嗽或打喷嚏等呼吸道症状的人密切接触。水滴传播可能通过直接接触感染者周围环境中的污染物而发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可通过感染者直接传播,与周围环境间接接触,以及听诊器、体温计等感染物传播。空气传播不同于液滴传播。它是指微生物从较大的液滴中蒸发或在微液滴核心中存在尘埃颗粒。它们可能在空中停留很长时间,并通过1米以上的距离传播给其他人。在新发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中,在特定情况下或在医疗执行过程中,如气管内插管、支气管镜检查、吸痰、喷雾治疗、插管前人工通气、俯卧、切断患者呼吸机、无创正压通气等,都可能发生空气传播,气管切开术和心肺复苏。在新的冠状病毒感染病例中不应存在种族歧视,不论种族。钟南山说,一定有风险,但风险不等于现实。只要我们在中国采取严格的监测和跟踪措施,隔离和密切观察他接触的人,就不会爆发疫情。钟南山还强调,新冠状病毒的感染不取决于种族,它没有任何种族差异。如果感染了,就应该进行治疗和隔离。应该平等对待,不应该有种族歧视。长期的预防和控制依赖于疫苗,而群体免疫是不可行的。钟南山指出,全球疫情走势取决于两个方面。一方面,这是疾病本身的规律。现在该病的基因突变已经非常适应在人体内生存,并且具有相对较大的传播能力。与流感相比,其死亡率高达20倍以上,值得关注。&在钟彬娴看来,全球疫情的走向取决于欧美国家政府采取的态度。当任何国家爆发时,世界上就没有和平或控制。&他强调,只有共同努力,共同研究疫苗,才能真正控制疫情。

呆萌价

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防治。钟南山说,现在是考虑迅速开发疫苗的时候了。&“我们不能指望大多数人得了这种病后有集体免疫力。这种方法不可行,成本和牺牲太大,需要进行人工干预。&据钟南山介绍,我国目前正在同时研制5种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和灭活疫苗是目前发展最快的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已经向人类推出,临床试验的第一阶段已经开始。这种完全灭活的疫苗将很快向人类推出。它也需要有一个时间来观察后,到达一个人。一般情况是1-2年。但是,由于疾病的发展,有可能进展。”

  蚊虫叮咬和柳絮会不会传播病毒?

  针对夏日蚊虫叮咬和柳絮会不会造成新冠病毒的传播?钟南山表示,据我所知没有听过冠状病毒通过昆虫感染(的案例),所以蚊虫叮咬不应该是个问题。现在除非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疫区,柳絮有可能大量通过病人的咳嗽飞沫会不会有些污染。但是作为一个现在不存在疫区的情况下,我不认为它是一个重要的传染源。

  新冠病毒传播途径

  根据目前证据,新冠肺炎病毒通过呼吸道飞沫和液滴接触等途径在人与人之间传播。飞沫传播风险是指在一米范围内与有呼吸道症状如咳嗽或打喷嚏的人密切接触。液滴传播可能是通过直接接触感染者周围环境中的污染物发生的。直接接触感染者、间接接触感染者周围环境表面、接触感染者身体使用过的物品如听诊器或体温计等,都有可能导致新冠肺炎病毒传播。

  空气传播不同于飞沫传播,它是指微液滴核内微生物从较大的液滴中蒸发或存在于尘埃粒子,它们可能在空中停留很长一段时间,并通过超过1米的距离传播给他人。在新冠肺炎病例中,空气传播可能存在于特定情况下或医疗设置执行程序中产生的气溶胶传播,如气管插管、支气管镜检查,吸痰、喷雾治疗、插管前人工通气、把病人俯卧、切断病人呼吸机、无创正压通气、气管切开术和心肺复苏等。

  新冠病毒感染不看人种 不应存在任何种族歧视

  针对境外输入病例的问题,钟南山表示,风险肯定存在,但是风险不等于现实,只要在国内采取比较严格的监控追踪措施进行隔离,同时对他接触的人进行严密观察,就不会造成暴发。

  钟南山还强调,新冠病毒感染不看人种,它没有任何种族的差别,如果感染,就要进行治疗、进行隔离,完全应该同等对待,不应该存在任何的种族歧视。

  长期防控要靠疫苗,群体免疫行不通

  针对全球疫情走向,钟南山指出,全球疫情走向取决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疾病本身的规律,“现在这个疾病的基因突变,已经非常适应在人体内生存,传播力比较大;比起流感,它有高20倍以上的死亡率,这个问题值得重视。”

  在钟南山看来,全球疫情走向还取决于欧美国家政府采取的态度。

  “任何一个国家暴发,全世界都不可能安宁,不可能控制。”他强调,大家共同努力,共同研究疫苗,才有可能真正控制疫情。

  谈及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钟南山表示,现在应该考虑迅速发展疫苗。“不能靠大多数人得了这个病以后产生群体免疫,这个方法行不通,付出的代价和牺牲太大,所以要进行人为干预。”

  钟南山介绍,现在在中国,5种疫苗都在同时开发,目前走的比较快的是腺病毒载体疫苗,还有全灭活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已经上到人,开始第1期的临床试验,全灭活疫苗很快也要上到人。上到人以后也需要有一个时间观察,一般情况是1-2年。但是由于病情发展的需要,有可能会提前。”

本文地址: https://www.daimjia.cn/10234.html